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资讯中心News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中心
  Niantic Inc在2019年提起的诉讼现已达成和解,黑客组织Global++同意向《宝可梦Go》开发商支付500万美元的赔偿。  据Polygon的报道,该组织的黑客此前制作并出售了破解版的《宝可梦go》,《Ingres》以及《哈利波特:巫师联盟》,破解版本能够让玩家伪造自己的GPS位置,并使用“自动行走”等功能。    在无视多封责令停止的信件后,Niantic于2019年年中对Global++提起诉讼,此后其多家社交媒体平台和在线业务陷入黑暗。在最初的文件中,Niantic声称该黑客组织出售基于Niantic原始代码的游戏app,并且其“订阅人数达数十万”,而Global++从中获利数百万。  在和解详细信息中可以看到,Global ++曾访问并使用了Niantic的地图数据,并通过订阅模式出售了对其程序的访问权,从而从该过程中获利。 被告承认多项违反联邦法律的行为,包括侵犯版权和违反加利福尼亚的《计算机数据访问和欺诈法》。    Global ++不仅要赔付500万美元的赔偿金,而且还必须停止许多活动,包括对Niantic的黑客攻击、出售包含Niantic代码的程序以及访问或干扰Niantic的服务器和数据。  尽管Niantic参与了许多诉讼,但这是它第一次成为和解付款的接受方。 在2019年,它遭到了许多房主提起的诉讼,指控其《宝可梦go》涉嫌侵犯了他们的财产,Niantic支付了400万美元的律师费以及每位原告1000美元的费用才得以和解——不承担任何责任。 另一起和解则与2018年芝加哥“《宝可梦Go》Fest”有关,Niantic共支付了157.5万美元来补偿与会者的差旅费,包括机票,酒店客房和租车费。
2021-01-19
  看起来《刺客信条:英灵殿》最近一次更新又引入了一个相当烦人的bug。虽然育碧通过这次更新修复了大量小问题,但不知怎么地它又“成功”毁了游戏的面部动画系统。育碧在消灭bug的同时加入新的bug,似乎是育碧的老传统了。    最近Reddit玩家发帖问到是否有人和他一样遇到更新后面部动画损坏的问题。这名玩家反映说更新后,游戏中角色说话有一半时间仅仅是做手势,面无表情,发出噪音,而不是动动嘴唇说话。他说现在遇到的每一个角色,这种情况至少在对话中发生过一次。  对此,也有其他玩家反映说“你不是一个人。刚刚开始又玩了游戏,有同样的问题。”报道的外媒也亲自去试了试,果然立刻碰到了这个问题。  外媒指出《刺客信条:英灵殿》并不是每一个场景都会被这个bug影响,但那些无法操作的角色在说话时不动他们的嘴唇。他们仅仅站在那里,盯着主角Eivor,这时话语在空气中弥漫。看起来相当恐怖,显然会破坏玩家的游戏体验。  《刺客信条:英灵殿》已经出现了一些技术问题,尽管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这些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但新bug仍然是开放世界冒险游戏最不需要的东西。希望育碧官方能快速修复。
2021-01-19
  凭借着一如既往的稳定性和在顶级赛事中精彩的个人发挥和大量的个人奖项,Nicolai "⁠device⁠" Reedtz获得了HLTV 2020年度最佳选手第3名。  HLTV 2020年TOP 20选手第3名device介绍:  对于device来说,成为CSGO中“稳定先生”的道路是漫长且艰难的,他在十几岁时就开始接触这款游戏的前作——CS:S,他的第一次线下比赛要追溯的2009年,当时他13岁,不久之后,device和FeTiSh组队,想方设法地爬到了丹麦CS:S的顶端。  随后转型CSGO,device没能够在一个队伍中留太长时间,要么是他自己退出要么是被踢,这一切还是因为他自己缺乏竞争的动力。在2012年,FeTiSh甚至声称device在“浪费他的潜力”。他们两个人于CPH Wolves重聚,但是因为device经常无缘无故缺席训练,他们的合作只维持了2个月。在2013年底,device终于实现稳定,他回到哥本哈根狼,也见到了让他一生难忘的两个男人——Xyp9x和dupreeh。  刚刚转型的不适应让他没有在2013年进入HLTV TOP 20的大名单中,这也是他迄今为止唯一一次没有进入TOP 20,然而随着2014年队伍签约Dignitas,device开始用他的数据(1.11rating,0.77KPR)引起人们注意,帮助队伍在这一年里多次进入淘汰赛,包括3届Major。但是他也出现在重要比赛中突然掉链子的情况,这导致队伍无法获得任何一个冠军。  在2014年进入到HLTV TOP 20榜单中后,device在2015年迎来爆发,帮助队伍达到新的高度。在迎来karrigan之后,代表TSM出战的丹麦人终于克服困难,赢得了他们第一个线下赛事冠军——CCS Kick-off Finals,device也获得了自己的首枚MVP奖章。他的队伍在那一年赢得了5个大型赛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device改进了自己的发挥,他在2015年有4个MVP,排名HLTV TOP 20的第三名,位于olofmeister和GuardiaN之后。  CSGO的新玩家们可能觉得device是个狙击手,不过事实是:直到他21岁加入Astralis,他才开始用狙击枪。之前的队伍中用狙的一直是Nico和cajunb,但是随着这两人在2016年离开,device不得不接受自己的新角色。  “我看了所有顶级狙击手的demo,试图寻找自己的风格,为此我做了一个文档,记录哪些走位我是可以试一下的,哪个打法对我来说最有效,怎么打是我的首选。然后在今年下半年,我做了一个总体热点图来显示我的趋势,然后根据这个我再慢慢地变得多样化,特别是CT方面。”  这是当年device刚刚转型时说的话,不过他对于狙击枪并不是完全没有经验,在2014年和2015年他分别有14.74%和22.69%的狙击枪使用率。2016年的他们不仅选手角色在改变,队伍也在改变,不过device的发挥依旧稳定,他很快适应了狙击手这个位置,队伍也迎来了新的选手——Kjaerbye和gla1ve。新的指挥帮助device获得了他的第五枚MVP奖章,那是在年底的ECS S2。在这里device和队伍一起达到了新的高度,第一次和Astralis一起达到世界排名第一名。  虽然在那一年的TOP 20评选中他还是败给了FalleN和coldzera,但是device依旧获得了第三名。2017年,device面临新的挑战,因为他们赢得了自己的第一届Major——ELEAGUE亚特兰大2017,在那之后A队获得了更多关注。device也得适应“大明星”一样的生活,尽管如此他还是很稳定,在他作为主狙的第一年里,他在12个赛事中获得6个EVP,同时获得了1.13的大赛淘汰赛rating。不过对于Astralis来说这是高开低走的一年,随后的时光里他们被FaZe和SK取代,并且在PGL克拉科夫Major中输给Gambit。  “我觉得当时的FaZe和SK对冠军的渴望比我们大。同时我们受到很多媒体的关注,这也影响到了我们,我们一直想要‘整点大活’,并保持成为世界第一。这实际上是最困难的,因为每个人都在盯着你们,研究你们。而处于顶端的队伍往往没有那么多地方去寻找新的战术和动力。我们从这段时间里学到了很多,我觉得这让我们作为一个团队学会了如何在世界第一的位置上变得更聪明。”  不幸的是,device没能打完2017年的所有比赛,因为健康问题,他在IEM奥克兰结束的时候住进了医院,被迫请了病假。这也是他的下一课——职业选手如何平衡生活方式与训练。  “我有点失落,因为我没有在早期花精力去关注我的病,不过现在没问题了,现在我依旧是崭新出厂的。”  时光来到2018,Astralis在这一年历史性的获得了10个冠军,包括他们的第二届Major。device也打破了GeT_RiGhT创造的记录一口气拿了7个赛事MVP,包括他的第一个Major MVP。  2018年device的发挥无可挑剔,他也创造了自己HLTV TOP 20排名的新纪录——第二名,在他前面的是一个猛兽,NaVi的当家明星选手——s1mple。  2019年,故事继续重演,当device一如既往地carry,他获得了3个MVP,赢下6个冠军,包括他的第三、第四届Major冠军。在他24岁生日的那天,他在柏林捧起了Major冠军奖杯,这也是队伍完成前无古人地三连冠壮举的时刻。虽然不比前一年,但是Astralis还是证明了自己依旧是世界上最棒的队伍。  device和他的队友们一直打破记录,不过他还是没能拿到TOP 1,挡在他面前的不仅有s1mple还有一个横空出世的天才——ZywOo。device 2020年赛事数据  Astralis的开年并不理想,他们在BLAST Premier的小组赛中成绩惨淡,但是随后的IEM卡托维兹他们逐渐找回状态,在这几场比赛中他们全部2-0结束游戏,device最糟糕的rating是对阵Vitality时的1.06,剩下的所有地图中他的rating都超过了1.30。不过他们还是被NaVi在半决赛中击败,两张地图他们都只拿了5分。然后就是为期一个月的EPL S11,device火速适应了线上比赛并获得了1.20的rating,如果只看淘汰赛,他的rating达到了1.32。  “我们很早就知道gla1ve要休息,所以Magisk逐渐接手指挥,并且在ESL One里约之路的比赛中就开始发号施令。所以指挥的变化适应得还算快。队伍中的每个人都会贡献自己的想法。但当gla1ve和Xyp9x同时缺席,情况就又不一样了,我们原来的队友尽可能保持自我,但是对于新加入的替补来说还是很困难,因为他们不能打自己最熟悉的位置,但也只有这样,当gla1ve和Xyp9x回来的时候我们才能迅速找回原来的感觉。”  在前两项赛事中仅仅获得第四名后并获得EVP后,Astralis开始加快脚步并在ESL One里约之路中成功夺冠,凭借出色的1.58的淘汰赛rating和1.38的Impact rating,device获得MVP,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的第16个MVP奖章。  这一成绩帮助Astralis重回TOP 1,但是这个成绩没有保持太久,因为随后gla1ve和Xyp9x相继离开,队伍找来es3tag、JUGi和Snappi组成多人阵容。  “不可否认的是在疫情期间比赛很艰难,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这样,我们习惯花很多时间在一起线下训练、准备,就像一个团队一样,但这一切都在一夜之间改变了。”  “我现在很少有旅途劳累的问题,但是因为我住在斯德哥尔摩(PS:和女朋友住),远离俱乐部和其他队友,所以这让我今年大部分时间都比较孤独。”  在接下来的两场比赛中,device继续扮演自己的角色,尽管队伍成绩平平,但他始终如一。在DH春季大师赛中,他获得1.23的rating,在Astralis的所有比赛中只有他的数据名列前茅。但是之后Astralis没能进入BLAST Premier春决,这让他们决定干脆连cs_summit 6一起跳过,提前进入休赛期。  两名新选手在夏天的时候加入队伍,一个是之前就商议好的es3tag,一个是来自MAD Lions的Bubzkji,跟着新的阵容,device表现出了出色的首杀能力,(获得0.18的每回合首杀的同时只有0.06的每回合首死)但是他没有达到以往的淘汰赛水平,在面对NiP时0.95的rating让队伍止步不前,这也是他2020年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不是队伍中rating最高的选手,在剩下的9场比赛中他都是队伍的数据第一。  Astralis随后在9月参加了EPL S12,他们在小组赛中排名第一,但是在淘汰赛中却不低Heroic以两张图7-16的比分惨败被打入败者组。但是随后device找回状态,帮助队伍从败者组一路杀入决赛,并在决赛的BO5中成功击败NaVi,帮助Astralis获得了2020年的第二个冠军。  gla1ve也在这场赛事后回归,随后他们参加了DH秋季公开赛,这是device 2020年表现最差的赛事之一,但最终他获得了1.00+的rating(依旧是队伍最高)和EVP提名。  在11月的IEM北京-海淀区之前,Astralis重组了自己的阵容,Xyp9x归来,es3tag离开,一切好像都回归从前。在小组赛中device打出了今年他最高的小组赛rating(1.45),但是在淘汰赛,他们面对NaVi时被s1mple、electronic和Perfecto三人均超过1.40的rating击败。整整一年的时间里,device在对阵NaVi、Heroic和NiP时数据最差分别是1.08、1.06和1.05,明显低于他的平均1.20的rating。  “很难解释为什么对付他们数据不好,我没记错的话NiP一直都挺难对付的。如果一定让我说个理由的话,我会说他们的激进的风格和个人水平现在正处于巅峰状态。而Heroic的cadiaN一直是我的心魔之一,他们去年也是最佳状态,而且每次我和cadiaN对狙我必输,不知道为啥,这可能就是原因吧。至于NaVi,他们是世界上最棒的队伍之一,他们的风格很容易让你预测他们要干什么,但是因为他们出色的个人能力,即使你做好了充分准备,他们还是能赢。”  随着最后一轮比赛的接近,gla1ve重新接过指挥,而Astralis也像前两年一样,在年底狠刷了一波业绩。device是他们在DH冬季大师赛中获得成功的先锋,对阵北美对手时他都打出了超过1.60的rating,决赛对抗mousesports也打出了1.37的rating。这次比赛在很多方面都是device的年度最佳,包括整体的1.34rating(超过队伍平均21%),89.9的ADR和0.86的KPR,还有完美的淘汰赛数据——1.42的rating,1.36的Impact rating。  随后的BLAST秋决,在连续击败mousesports、G2、NaVi和BIG后,Astralis没能在决赛击败Vitality,决赛中device的rating仅有0.88,不过他还是以赛事平均1.19的rating获得EVP提名。  IEM全球挑战赛是2020年最后一个赛事,当时Astralis、Vitality和NaVi的积分都很接近,谁能登顶就看这个比赛。device在面对NaVi和Liquid的两场BO3中获得1.32的rating,这让他获得了今年第三个MVP。  “2020年我最喜欢的时刻无疑是gla1ve和Xyp9x回来的时刻,我们在俱乐部重聚然后在IEM全球挑战赛中夺冠,这非常棒,说实话有种线下赛的感觉。”  “我觉得人总是在成长的,如果我们让自己太安逸对别人也是坏的影响,这是我前进的动力之一。今年也看到了其他狙击手的精彩表现,作为一个分析能力很强的选手,我收到了syrsoN等人的启发,这让我相信我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改进。”  为什么device是HLTV 2020 TOP 20的第三名?  这一年device的表现非常好,毫无疑问他的表现应该好过所有排名低于他的人。但同时,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机会来竞争前两名,虽然他自己没什么问题。  1.20的rating能够说明他这一年有多伟大,0.77的KPR,0.14的每回合首杀以及19.5%的多杀回合都排名第五。此外,他的死亡率很低(0.62每轮,排名第11)。正如我们熟知的那样,他一如既往地稳定,在每场赛事中他都至少拿到1.10的rating,很少有糟糕的比赛,91%的地图中他都获得0.85或更高的rating。  在11个赛事中他获得了3个MVP和6个EVP,这些加在一起足够甩开排名在他之后的选手。  “ZywOo和s1mple就是怪物,他们理应获得每一项他们应有的荣誉,甚至更多。我也许能提高自己的数据并有机会争夺前两名,但是我不确定我所做的改变能否帮助我的团队。成为世界前五的选手是一件非常令人自豪的事情,但是赢得能多的Major可能意味着更多。”  明日之星预测  NiP青训队的两名选手Mann3n和ztr是device挑选出来的明日之星。device在比赛中对这两个选手影响深刻,他认为在NiP青训队效力的他们未来有大突破。  “我选Mann3n和ztr,他们是NiP新签的青训选手,他们真的很有天赋,有良好的职业素养,我毫不怀疑他们在未来取得成就,我在瑞典的FACEIT上和他们打过几把,他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2021-01-19
  现在这名土耳其狙击手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未来了。  仅仅3个月,woxic就结束了他在Cloud9的效力,美国俱乐部周一在推特上宣布,woxic的合同正式在1月14号终止,他将以自由选手的身份寻找新的队伍。  “这个决定可能会震惊很多粉丝,”经理HenryG说道,“但是从长远来看,允许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不符合队伍最大利益。”  在队时间里woxic只打了24张地图,最后一次是在2020年的12月16日,当时Cloud9在Nine to Five的比赛中输给了forZe。根据HenryG的说法,他代表队伍时平均rating为1.00,而他离开的原因是“无法克服”的客观原因。  “高延迟”和“与Cloud9其他选手的时差”是woxic与Cloud9分开的主要原因,HenryG说道。要知道woxic是他们以136.5万美元从mousesports引进的。  1月早些时候有报道称Cloud9接近签下前Chaos选手Xeppaa,同样还有爆料说Elmapuddy将填补kassad离开之后的教练空缺。  目前Cloud9阵容如下:
2021-01-19
  全球CS:GO玩家期待已久的 BLAST全球总决赛即将开启,八支顶尖战队即将展开激烈厮杀,逐鹿中原。本届赛事将由斗鱼直播平台全程直播,CS:GO BLAST全球总决赛赛事,精彩尽在斗鱼601514直播间。  比赛将于2021年1月19日晚23:30正式开启,赛事时间为1月19日至1月25日,本次赛制全程为淘汰赛,并将分为胜者组和败者组两个组别,胜者晋级下一轮淘汰赛,败者进入败者组。其赛程及详细时间如下:
2021-01-19
  1月18日,于完美电竞嘉年华上举办的DPC开幕式结束后,现场的媒体室内S级、A级联赛共16支战队接受了来自媒体与官方的采访。  大战在即,不妨一同看看,这里是否有你关心的问题?  S级联赛战队代表采访实录  Q1:相比于过往以短程杯赛为主的赛事体制,此次长时间进行、开展的DPC联赛会为俱乐部与选手带来哪些变化?  LGD:赛程更长,耗时更久是联赛的特点,相比于杯赛来说,职业电竞俱乐部在安排联赛的赛程与规划上将更加游刃有余。更长的赛程也意味着更久的曝光,这对于俱乐部及选手的露出和宣传皆具有正面影响,此外, 也对能够令俱乐部的内容产出更加丰富。  Q2:DPC第一赛季结束后,S级联赛的前四名队伍都将进入Major赛事,纵观各大赛区,仅有欧洲赛区与中国赛区拥有四个晋级名额,这是否意味着CN DOTA在世界范围内依然有着较强的竞争力?  VG:是的,中国赛区的整体实力依然是比较强的,不过在名额分配上,可能Valve更多的考量点在于中国、欧洲赛区战队较多的这一原因上。  LGD:CN DOTA依然有较强的竞争力,但从名额角度来说,CIS区最近的表现也很不错,或许可能在以后也有机分到更多名额。  Q3:Magma与LBZS战队作为本赛季S级联赛中的新贵,对于自己能够晋级S级联赛,是否有什么想说的?  Magma:大家的磨合和发挥都很好,也因此打出了不错的效果,我们希望能够在以后的比赛中,依旧打出漂亮的比赛。  LBZS:在比赛中我觉得最开心的一点是我们打出了自己的体系,并且一直在进步,也希望能够在S级比赛中多多学习,继续进步。  Q4:Magma战队在遭遇风波之后,为何选择了Dust作为中单位选手?  Magma:其实最开始我们一共有5、6个人选,但是经过沟通,有一部分选手因为各种原因而无法来一起打比赛。在综合考虑下,所有有意愿一起打、一起拼的选手中,Dust是最好的那一个。  Q5:LBZS的战队LOGO十分可爱,当初为什么选择用这个LOGO?  LBZS:这个LOGO就是小太阳嘛,我们的领队比较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太阳。  Q6:部分S级战队中都有东南亚选手作为外援,而由于疫情问题,东南亚选手无法跟随大部队一起线下训练、比赛,队内是如何处理该问题的?  LGD:其实这是一个我们从去年就始终在面对和探索的问题,但现在基本也已经习惯了。毕竟长期以来的线上合作模式和线上比赛形式,令大家也都逐渐适应了这样的沟通交流方式。  Q7:过去的一年其实非常缺乏线下赛,而DPC的S级联赛则将以线下赛形式开展,请问没有线下赛会对选手以及战队造成什么影响?  VG:缺乏线下赛对于战队和选手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选手会变得比较浮躁,也可能会因为缺乏线下的临场感和紧张感,而失去部分动力。对于俱乐部来说,没有TI比赛,没有线下比赛,这意味着战队将缺乏曝光,运营起来也是比较困难。实际一点来说就是,我们的官博甚至都快没有图发了。  Q8: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总结你所在战队的2020年,你会用什么词?  小象:狂  Aster:跌宕  VG:起伏  iG:落差  LGD:欢乐DOTA  LBZS:加油  EHOME:曲折  Magma:进步  A级联赛战队代表采访实录  在本次采访中,A级联赛中的Phoenix、RNG、Dalanjing Gaming、SAG、CDEC、Dragon、Dynasty、Xtreme Gaming战队代表全部到场。  其中,最为大家熟知的除过CDEC、RNG、SAG之外,还有一位我们的老朋友:跳刀跳刀丶也作为Xtreme Gaming的教练来到了现场。  作为DOTA2世界冠军,跳刀跳刀丶回答了不少来自媒体的问题。  就DPC中国联赛即将开展这件事来说,跳刀跳刀丶提到了曾经2014年打DSPL联赛时的感受。那时的Wings名不见经传,但是DSPL联赛的磨练却令整支队伍受益匪浅。  相比于杯赛来说,联赛虽然赛程很长,时间很久,但是这意味着联赛能够让新选手有更好的磨练机会。不像杯赛上去只是打几天,这对于经验不足的队伍来说,其实难以进步,但是联赛却可以以赛代练,在长时间的比赛中,找到属于自己战队的节奏。  于TI9前入局DOTA2的豪门RNG战队代表也回答了不少现场问题。  有媒体提问中单之神:Setsu最近的状态。  RNG战队代表回答道:他最近生病了,身体需要调整和休息,但竞技状态还是很好的。  有人向RNG提问:是否觉得错失S级联赛十分遗憾,队内心态如何?  RNG战队代表回答:其实大家都挺努力的,尽力无悔,Aster与iG也是非常强劲的对手,输掉比赛没有什么好抱怨的。现在只能说稳扎稳打继续前进,打好A级联赛,争取晋级。  作为全新战队,玩家们对于Dragon、Dynasty以及Xtreme Gaming几乎没有过于深刻的印象。  因此,为了更加了解他们,以上三支战队分别回答了他们的组队初衷。  Dragon战队由1、2号位为核心,组建了这支战队。本次作为战队代表回答的五号位选手Ty直言了:”并不是很知道他们的初衷是什么,我只是被喊来一起打,觉得大家打起来很合适,就一路打上来了。“这一支战队组建期不满三月,赞助商都还未能寻找得到,他们的目标就是打好每一场比赛,争取能够进军S级联赛。  Dynasty则相对经验更为丰富一些,目标也更加宏远,队内不少选手曾有职业经验,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大家后来都没能找到心仪战队,商议之下,不如凑在一起再拼一把。2号位是天梯上找来的新人,他们的目标是打入Major和TI。  最后,Xtreme Gaming战队代表跳刀跳刀丶发言称:这支新队的目标自然是TI赛事,但目前来说,还需要脚踏实地,一步步开始。  早在比赛开始前,硝烟战火便已四处蔓延。DPC中国联赛已然开启,更多精彩的比赛,更加热血的对决,正静待上演。
2021-01-19
 

网站首页 | 大将军棋盟客服 | 大将军棋盟代理 | 新闻中心 | 关于大将军棋盟

©大将军棋盟 2016-2019 dajiangjun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